切换到宽版
  • 656阅读
  • 0回复

小学生近视率超50%,委员建议“每天保证一节体育课”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火爆的游戏

      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  图/受访者提供文/赵越
      
      体育课被语文课、数学课占用,或是“沦为”自习课,几乎成为一代人的记忆。除此之外,乏味的齐步走、跑步走,狭小的运动场地和匮乏的运动器材,更是不少人对体育课的直观印象。
      
      近年来,对于体育课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就建议在小学阶段增加体育课课时,以每周5课时为宜,保证小学生每天都有1小时运动时间。
      
      体育教育事关国民健康,体育课更是重中之重。小学生天天都有体育课,天天都能运动1小时,能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每天一节体育课
      
      体育课与青少年成长息息相关。多年来,要求改革体育课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
      
      目前,我国多数地区小学1~2年级每周4课时体育课,小学3~6年级和初中每周3课时体育课,高中每周2课时体育课。
      
      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认为,这些课时仅能满足最基本的体育教学,对学生个性化的体育特长培养难以保障。所以,他建议在小学阶段增加体育课课时,以每周5课时为宜,保证小学生每天都有1小时运动时间,这将对全面提升学生体质健康水平起着重要作用。
      
      多年以来,我国中小学的体育教学模式都是依据体育教学大纲,制定出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式以及组织形式,然后统一实施。
      
      朱鼎健委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上述教学模式没有结合学生主体情况的差异,学生特长没有得到发挥,统一化的教学也会让学生感觉“被运动”。所以,他建议体育课的授课内容也应突破田径传统项目,实现项目的多元化。
      
      此外,对于体育中考,朱鼎健委员呼吁,在更多地区推广和全面采取“七选一”、“八选二”等多选项体育考试方式,游泳、踢毽球、武术、体操等学生们喜闻乐见的项目均可出现在中考的体育项目中。
      
      “提高学生体质与健康状况,仅靠学校的体育课程还远远不够,学校还可将课外体育教学纳入学校体育教育发展大纲,与课外培训机构、体校乃至专业体育俱乐部等社会力量共同筹划,大力推动学生参与周末体育和下午四点半体育课堂。”朱鼎健委员表示。
      
      上述建议背后,是我国青少年身体素质整体性下滑趋势和近视率不断攀升。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显示,早在2014年,我国7~18岁城市男生和女生的肥胖检出率已经高达11.1%和5.8%,农村男生和女生的肥胖检出率分别为7.7%和4.5%。
      
      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的调查显示,我国近视眼患者已达6亿,其中青少年近视率为70%,居世界第一。小学生的近视率也接近40%。相比之下,美国中小学生近视率仅为10%。
      
      教育部2019年对不同年龄段青少年的统计数据则显示,我国6岁儿童近视率为14.5%、小学生近视率为56%、初中生近视率为71.6%、高中生近视率超过90%。
      
      “三点半难题”
      
      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每天一小时锻炼时间是否合理?目前来看,这是发达国家体育教育的普遍现实。
      
      比如,美国卫生部2018年编写的美国民众体育锻炼指南显示,6~17岁的学生,每天应进行至少一个小时中高强度的体育运动。美国健康和体育教育协会制定了美国K-12体育教育的国家标准和年级水平学习成果,其中就包括每周至少5节体育课时的教学计划。
      
      (图/图虫创意)2008年,法国国民教育和青年部出台的中小学课程标准规定,小学每周应保证5节体育课时,学生应充分掌握最基本的体育技巧;初中和高中每周的体育课时分别为3课时和2课时,着重加强学生的体能训练。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教授褚宏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教育界一直有着7+1>8的说法,即7小时学习加1小时锻炼,学习效率要高于8小时的学习。
      
      对于公立学校,小学生一天一节体育课,每天一小时锻炼可以实现吗?课时该如何调整?是否会影响其他课程?
      
      据现有的规定,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每天在校集中学习时间,分别不得超过6小时、7小时和8小时。这意味着小学生最早将于下午三点半放学。然而,公立小学过早放学,特别是早于父母下班时间,又衍生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同样在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就建议,推迟小学放学时间,使其与父母下班时间一致,让学生写完作业再回家,以减轻家长的负担。
      
      早在2017年,为解决放学后部分家长无法接孩子的困难,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就明确要求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的责任。体育课与课外体育活动,是其中重要一环。
      
      增加体育课课时、增加小学生锻炼时间的建议与推迟放学的提案一道,无疑为“三点半难题”提供了解决方案。
      
      然而,褚宏启直言,对不少学校而言,场地是个棘手的问题,不少城区中心的学校,场地一般都较小。拿北京为例,学位本身就紧张,部分多功能教室都取消了,用来当教室,更何况体育场馆和操场。如果想增加中小学生的运动时长,只靠学校很难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发达国家公立学校20人左右的小班,我国目前普遍采用大班制教学,在学位紧张地区,一个班级六七十人的现象屡见不鲜。
      
      场地之外,体育教师的师资配比也存在不足,特别是农村中小学,主课以外的教师编制一直都严重短缺。
      
      提高体质是一个综合性工程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对于基础教育的投入逐年增加,硬件与师资的问题也在不断解决中。但是,增加体育课课时、保证运动时间,就一定能提高青少年体质吗?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增加体育课课时的提案初衷当然是好的,但是即使体育课课时增加,甚至让小学生晚放学参加体育锻炼,学生体质状况未必会有明显改善。因为影响学生体质的原因,除锻炼时长外,还有睡眠时间。增加体育课或者晚放学,很可能会让学生把既有学习任务延后,影响睡眠时间。
      
      “目前,国内教育评价体系非常单一,最终都升级为一个高考分数,所有孩子教育的成果都要按照高考去排队。每个孩子都处于高强度压力之下。激烈竞争前提下,不论是早放学,还是增加体育锻炼,都无法从根本上减轻孩子的压力与负担,而提升体质与健康水平恰恰是一个综合性工程。”储朝晖表示。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中国近现代的学制与考试制度,融合了“普鲁士模式”和中国传统的科举制度。
      
      工业革命前后,“普鲁士模式”用最经济的办法实现了教育的普及,为工业化提供了人才,创造了庞大的中产阶级,也使德国迅速成为一个工业强国。德国人的初衷绝非“素质教育全面发展”,而是用考试选出人才。当时,普鲁士政府更在意人才的学习能力与可塑性,以便支持蓬勃发展中的各个工业部门。
      
      在这套机制下,做题、应试、反复强化训练成为日常,但这样教育的本质不是培养,而是选拔。它用考试和分数筛选出这个国家最聪明的头脑。
      
      在极度渴求工业化的东亚,“普鲁士模式”契合了工业化追赶期对效率的疯狂追求。对无数经过高考选拔的毕业生而言,迎接他们的是工业化的宏伟蓝图与顶层设计。
      
      而中国人对高考的信仰,更因对其公平性的执着。想在保证“高考式”公平前提下,树立更加多元的评价体系,推广素质教育,目前仍是一道难题。
      
      褚宏启认为,即使很难直接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也应该不断增加体育课课时,增加素质教育内容。这对于整个教育评价体系的改变,依然值得期待。
      
      “从这个角度讲,多增加体育课课时,教育界当然欢迎。”褚宏启表示。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